襄阳都市网
您的位置:襄阳都市网首页 > 社会 > 正文

刘尚勇:文化的大众消费时代

刘尚勇:文化的大众消费时代与荣宝斋


【工艺中国 行业快讯】最近跟业界有影响的朋友们聊起,说“文化的大众消费时代已经来临”,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过去,我们老是讲“文化大发展”的话题,目前文化大发展的全貌一时还看不太清,但是从去年开始,我们看清了一个事实,文化的大众消费时代已经全面来临,尤其影视的发展非常迅猛,2015年中国影视市场扩展增容将近一倍,形成一种爆炸式增长。大量的选秀节目,让群众参与的文化节目越来越多,社会群众参与文化的热情非常高涨,市场空间显得非常巨大,精神文化的需求正在变成一个刚性的文化消费市场。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互联网正在助推这一趋势。由此,随之而来的就是互联网文化、互联网艺术品交易也在蓬勃兴起当中,这都是我们能够看到的大趋势。


艺术品传统市场在文化消费时代的地位

在文化的大众消费时代,艺术品传统市场面临艺术品金融与艺术品互联网两个方面的市场竞争,会承受两方面的压力:一方面是市场竞争的压力,另一方面是来自自身调整的压力。因为,前几年艺术品市场中盛行一时的礼品(雅贿)市场,极度浮躁,造成了严重的泡沫,在中央强力反腐中泡沫破裂,市场正处于向下调整的态势。但我一直认为,这种泡沫破灭是好事,高烧不退也难持久。市场回归常态后,才有可能找到健康发展的路径。

传统市场由来已久,相对于规范的现代商业文明,它属于较为原始形态的另类市场。今天我们俗称“行家市场”(即专业市场),它充满了信息不对称,以及由此生发的大量错配资源和各种陷阱与风险并存。参与者必须具备专业知识及特殊技能,同时也必须能够承受决策失误的损失。由于这个市场不适于普通消费大众参与,因而它又是狭窄的高风险的专业人士博弈的小众市场。尽管它不适合普通大众参与,也不能成为大扩容、大发展的主流,但它也难以被其他市场形态所取代。

艺术品传统市场目前遇到了一些困难,所以有必要促成几个改变:1、由熟人经济市场向生人经济市场转变。2、由江湖市场向制度市场转变。3、由行家主导向专家治理转变。这是这次调整对传统市场做出的起码要求。它不能总是一方面牛气冲天,一方面被社会质疑与诟病。传统市场必须与时俱进,这就是突破的方向。巿场健康了也就回暖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传统市场自身的问题。目前这个市场还在继续调整中,相信随着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到位,开始新的一轮增长时,它也可以走出困境。



荣宝斋 以“为市场增量”的方式参与市场

面对调整,传统市场中的企业有两个选择:突围,或者坚守。如果企业自身没有大碍,调整也不触及企业核心价值观,那就应该选择坚守。

荣宝斋作为国家文化形象的一个窗口,是中国传统文化核心价值的代表,荣宝斋必须是“中流砥柱”,坚守民族文化的核心利益不动摇。

作为在荣宝斋供职二十多年的老职员,我觉得荣宝斋参与市场的方式,不是以与市场争利的方式来参与市场,而是为市场增利(增加利益)的方式来参与市场。就是说,荣宝斋所做的不是去争夺存量市场,而是给市场新添增量。建国以来之所以荣宝斋得到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外宾到北京都要参观荣宝斋,非常多的艺术家都是通过荣宝斋这个平台走向市场,走向世界,进入公众视野的。比如说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石鲁、李可染等一代大家,后面还有许多像王雪涛、刘继卣、宋文治、亚明、黎雄才等,包括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新派画家吴冠中、黄永玉等,也都是通过荣宝斋平台而进入市场。荣宝斋总是给市场引入源头活水。荣宝斋在文化市场中担当增量的角色,是发行美术文化价值的机构。

比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荣宝斋以80元的价格向李可染先生征稿,画了《万山红遍》的作品。2015年,在嘉德“大观之夜”近现代书画部分,李可染《万山红遍》最受瞩目,以5800万元起拍,最终拍出了1.84亿元的天价。荣宝斋向市场初次发行《万山红遍》作品是在2000年,当时以501.6万的成交价首先进入市场,创下当时李可染单幅作品拍卖纪录。荣宝斋向李可染先生点题征稿《万山红遍》这一题材,说明荣宝斋非常具有前瞻性和文化价值的引领能力。这一件作品几十年后增值幅度达上千万倍。当然,这只是荣宝斋征集诸多作品中的一件。市场上大量的正在交易的艺术精品,很多都是经过荣宝斋发行的。也就是说,荣宝斋对艺术品交易市场的贡献是巨大的,也是有目共睹的,任何人也不可否认!其实这恰恰是荣宝斋应该去做的。荣宝斋不应是尾随人后争抢剩食的那种机构,而应是作为市场的播种者、培育者、耕耘者,当然最终也应是幸福的收获者。

但是,有一段时间,我们国家强调GDP,强调经济指标,这给荣宝斋带来巨大压力。荣宝斋必须做好市场,但是荣宝斋更要做好文化。荣宝斋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中流砥柱,荣宝斋承担着实现国家文化战略的重任,应当为市场作增量服务。荣宝斋不是跟别人争抢存量的机构,而是做增量的机构。因此不能计较一时一地的盈亏得失,应该让荣宝斋成为百年经典屹立永存。


荣宝斋“触网” ,电商大有潜力

有一种说法认为互联网将“颠覆”传统行业,如果我们不仅仅把互联网看作是一个极具冲击力的工具,而是一种思维方法的话,你就知道为什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的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互联网加传统行业,互联网加一切,是互联互惠、共荣共享。不是你输我赢的“零和关系”,更不是简单地“颠覆”。所以说“互联网+”是助力。传统行业理应拥抱互联网而不是拒绝。

有一个观点认为,在未来10年,我国艺术品线上交易额将达到70亿元的市场规模。这是互联网时代的趋势,未来已来,绝不是空谈。它有坚实的基础。借助互联网强大的搜索功能,人们在极度个性化的文化消费中,解决了供需难以对接的困局。

人生的愿望,是让自己愉快地度过一个美好的人生。而美好的人生必然由无数美好的事物相陪伴,买一件称心如意的好书画作品相伴于我们的左右,无疑会时时增加我们的喜悦心情。然而,能为我们画出称心如意画作的艺术家毕竟不多,也不知去何处找寻,所以实现拥有佳作的愿望,在越来越多有闲钱消费艺术品的人看来,也常常只是一个梦想。互联网将梦想变为现实,成为可能。比如网上走红的“老树画画”(老树即画家刘树勇),有5万多粉丝,他无论多么努力画画都是供不应求,粉丝们也在品鉴他的作品时获得精神上的愉悦享受。

荣宝斋网络电商是新的增长方向,特别是艺术品衍生品交易表现不俗。值得一提的是,荣宝斋茶文化公司在京东网发起《万山红遍》茶的众筹取得了创记录的成绩,非常令人欣喜。网上从未谋面的人们共同投资,共同获利,可谓皆大欢喜。

我们知道,传统的画廊只能固守一地等待顾客上门;传统的艺术品拍卖春、秋两季基本上也是固定一时,聚会几次而已。互联网则是打通时间、地域的限制,并且在理论上,是空间无限大,客流无限多。互联网门槛低、包容性强。是年轻人喜欢的地方,而年轻人代表着未来……如是,荣宝斋发掘出互联网更大的潜力,则未来发展无可限量。


荣宝斋的“艺术+金融”之路

在股市和房市低迷的情况下,资金少量投入艺术品,对书画市场不仅提振信心,也是一个保值和增值。不得不说资本对于未来市场盈利空间的形成是非常敏感的。借助金融工具资本预先布局,正好说明一个巨大的文化消费市场已经初见端倪。前面我们提到李可染《万山红遍》,在几十年内增值达千万倍,资本见证了这一财富奇迹,而不想错过下一次机会。

荣宝斋也在积极创造艺术与金融的对接的通道。荣宝斋成立了相关部门,并且开展了部分业务。如艺术品典当公司、文化投资公司、艺术品拍卖公司等。涉及典当、抵押、保证金信用、预付担保、担保信贷、分期付款等。在此基础上,加以强大的鉴定、评估专业优势,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艺术品流通不畅,以及难以顺利实现市场退出的问题。配合国家文化大发展战略,未来艺术品金融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相信荣宝斋会持续探索与布局。由于荣宝斋具有无可替代的品牌价值,将来荣宝斋无疑是艺术品与资本对接的最佳金融平台。一旦这一平台打造成功,其吸纳社会财富的容量之大是我们今天难以想象的。


来源:

推荐阅读:win10